一個人,在北京

  • 時間:
  • 瀏覽:48
  • 來源:閱讀網

  一個人,在北京

  文/咸貴人

  【一】

  畢業那年,我拿著厚厚的簡歷在西安找工作,運氣不佳,苦尋兩天未果。最后面試的是一家化妝品公司,做宣傳推介,公司很漂亮,獨占一層,格子間里飄出隱隱約約的香水味道。人事專員問了很多問題,讓我寫了一篇800字的軟文。她考量來考量去,捋捋劉海兒推推眼鏡,清清嗓子對我說,“沒有工作經驗,實習期1300元,轉正后看你業績。”她站在我面前,眼鏡片挺厚,我側臉望去能看到一圈一圈的度數痕跡,我動動鼻翼,禮貌地點點頭,說回去考慮。

  “1300元?能不能把我10元錢的簡歷還給我!”走出公司門,我一路罵罵咧咧,踏上了開往北京的火車。

  轟隆轟隆,帶著一點不屑和滿懷的不安,那時候誰知道這是命運之軸滾動出的節奏感。

  【二】

  所有的北漂都曾遇到過的幾個問題:找工作大海撈針,哪兒哪兒都要人,但不知道哪個公司更有錢途;找房子霧里看花,哪兒哪兒都出租,但照片和實景差得很遠;加班時間長感嘆資本剝削,下班時間早卻又無處可去。

  我還好,一開始借住在朋友家里。安慰自己才剛來,總要有個過渡期。加班到11點,在公交車站凍得腿抖,只為能將加班報銷的那20元車費收入囊中。第一個月看著手機上的短信提示,2099元的入賬,感嘆自己還不如1300元去給化妝品寫軟文。在擁擠的公交車中欣喜自己個子夠高抓得住最上面那根扶手,被人潮推搡得東倒西歪時,也想委屈地哭一場。

  后來跟著中介看了無數間房,大多是合租,一家能住五六戶,男女交雜,安慰自己這不過是低級版的愛情公寓,大家也一定和睦相處其樂融融。黑車司機把我的行李放在樓下甩手而去,我一推門就看到一個驚喜,一小隊蟑螂由大隊長帶領著匆匆四散逃竄。每個人都有一個死穴,昆蟲就是我的死穴。我坐在床上大哭一場,賠了違約金,匆匆逃離。

  【三】

  那段時間,我奔波在上下班四個小時的路上,由于地鐵沒有信號,只好下載了一堆電子書,偶爾累得站不起來,直接坐在地板上,和另一車廂的大叔隔空相望。他坐著我也坐著,但我們都沒有“座兒”。不同的是,他坐在自己用尼龍袋子裝著的鋪蓋上,而我干脆坐在地上,卻多多少少嗅出了一絲惺惺相惜的味道。

  我就這么在四個小時的被迫業余時間里,看看寫寫,終于在四月的一天,得到了回音。編輯夸我有天賦,我哈哈地笑。天賦是什么?上天給的禮物嗎?不不不,不是的,是你自己給自己的禮物。是你榨干自己后留下的血淚史,這背后走過多少彎路不可與外人道,所以你淡淡一笑,說,這都是天賦,與生俱來的。

  【四】

  我現在住在三環外,使勁眺望能看到“大褲衩”。濕衣服依舊無法被陽光曬干,因為沒有陽臺。樓上洗衣機溢水從天花板滲下來淹了廚房的微波爐,樓上姑娘的絲襪時常飄到我的窗臺。我依舊跟家里人吹牛,說自己過著紙醉金迷的都市生活,其實加班到半夜,焦頭爛額;接家里人電話時,卻恨不得假裝自己在維也納度假。

  但你看,路這么寬,雖然不止你一個人在走,可幸福的終點始終向每個人開放。別人肩挑重擔面帶微笑,而你憂心忡忡,僅僅是因為自己無法被曬干的衣服。

  北京特別大,到現在我也不認識哪兒是哪兒。地鐵一不留神就坐反。想起那段在地鐵上席地而坐的日子,我現在只剩感謝,那重重疊疊的四個小時,讓我的閱讀量有了質的飛躍——那些走過的彎路,從來都不是白走的。

  周末我坐在家里曬太陽,圍著暖氣,一口一個往嘴里塞棗,含著棗核沖舍友嚷嚷,一不小心又吞了一個,趕緊喝了一口手邊的奶茶。大望路地鐵站的人依舊很多,不過走著走著,已經認清了出口,不會再輕易錯過。

  也許故事沒有那么多失意,但柳暗花明的香味依舊最襲人。

  北京,讓我擁抱你,在晴朗的天氣。

  • 在北京年過三十買不起車房的男人是很失敗的
  • 就這樣漂成北京人
  • 清華高材生北漂七年沒有家
分頁:123
精彩推薦:勵志 | 一個人,在北京來源于:http://www.lywcsw.live/swyd/196996.html
今晚开什么特马